关注我们

与李小龙斗殴、和成龙交恶,昔日影坛大佬走向没落,离世时凄冷

原标题:与李小龙斗殴、和成龙交恶,昔日影坛大佬走向没落,离世时凄

丨本文首发于皮皮电影

常言道:“站的越高越容易闪着腰”,

这句话送给大导演罗维再合适不过,

当他贵为嘉禾“票房一哥”时,风光无限,

他不会想到,与他情比金坚的好兄弟李小龙,有一天会与他“提刀相见”,

更不会想到多年后,自己一手栽培起的成龙,会与他恩断义绝,连他的葬礼都没参加。

一、李小龙与罗维

上世纪60年代初,李小龙踌躇满志去往美国,却始终不受赏识,长久的挫败终于让这个年轻人学会沉淀,1971年,他收拾行装,重新回到了香港。

由于没能与邵氏谈判成功,他转而与当时的初创公司嘉禾签署了一项协议,以1.5万美元的价格拍摄两部电影,其中一部就是人气极高的电影《唐山大兄》。

协议签订后,《唐山大兄》剧组便在泰国浩浩荡荡地开了机。电影最初的导演是吴家骧,可磨合了大半部电影,他跟李小龙就是不对付,最后,竟然甩下所有人二话不说,直接干脆利落地走了。

拍摄也这么不尴不尬地停了下来。

每停一天,嘉禾便是一笔巨额的亏损,金钱经不起折腾,无奈之下,他们只能去请罗维救急。

罗维一出手果然不凡,不仅终止了资本损耗,还让《唐山大兄》依靠口碑拿下320万港元的票房,直接打破了香港电影票房纪录。

虽是救场,但罗维确实功不可没,而这次合作也让他看到了李小龙的实力。

于是,《唐山大兄》后,罗维和李小龙再度强强联手,合作出了第二个经典作品——《精武门》。

《精武门》也直接超越《唐山大兄》,433万港元的票房又创下香港电影票房的新纪录。

不过,这次的票房神话却以最快的速度被打破。因为没过多久,李小龙自导自演的《猛龙过江》就获得了531万港元的票房。

而从票房的第三次刷新,不管是观众还是李小龙抑或罗维本人,都认清了一个现实:三连刷新本质靠的是李小龙,而即便没有罗维,他李小龙也照样能独撑票房,熠熠生辉。

而这次两人电影作品外的暗中较劲,也让李罗不和的传闻变成了板上钉钉的事实。

在这之前江湖就传言过骇人听闻的“李罗打架事件”,据说李小龙举着刀子在罗维家门外大喊大叫,吓得罗维直接联系警察局求救,李小龙也因此落了个“狂龙”的绰号。

这也正是为什么昆汀塑造出的李小龙是那么狂暴粗鲁的形象,其实也是有现实依托的。

细想起来,罗维与李小龙从惺惺相惜的朋友,变成如今老死不相往来的仇敌,应是早有苗头。

早在他们合力拍电影的时候,这苗头就已经抽了芽,张牙舞爪地伸向两个本该齐心戮力的人:

一、对待电影都各有想法

从罗维塑造的陈真和李小龙一手打磨的唐龙就能看出来,这二人有着不同的创作理念,但双方性格都太过强硬,谁也说服不了谁,凑到一起时自然要闹个不欢而散。

二、镜头掌控各有各的坚持

李小龙热爱真正的功夫,没有特技,不要蹦床,这种实打实的搏斗才让他酣畅淋漓。但罗维是导演,只要能展现他想要的镜头效果,别说这些了,就是多用替身也无妨。

三、互相成就而不是“有恩于我”

罗维总是企图担起“造就李小龙”的名号,这种以他生命中贵人自居的感觉,最让李小龙感到厌恶。

因此,两个人之间的恩怨情仇,直到李小龙在1973年离世,连同中国的功夫时代几乎也要随之湮灭的时候,都没有化解。

反而以另一种形式,延续到了新的人身上。

二、成龙与罗维

1976年,嘉禾已经不再是初期那个因单部电影失败便慌不择路的小公司。

此时的它俊采星驰,许冠文、黄枫和郑昌和等越来越多优秀导演携手瓜分天下。

这对嘉禾是好事,但对原本的一哥罗维来说,却是实打实的地位危机。

且祸事向来不单行,比试罗维的感情生活也出现了麻烦。老婆刘亮华执意与他离婚,然后摇身一变,成了顶头上司邹文怀的女人。

这顶绿帽子压下来,不光响当当,而且明晃晃地戴到了自己头上。罗维心中不是滋味,却连去揍那个男人的立场和勇气都没有。

这种煎熬迫使罗维离开嘉禾,远离这个让自己憋屈的地方。

但毕竟是影坛大拿,没过多久,他就靠着自己的能力与积攒起来的人脉,创立了罗维影业。

而这一年的元龙,也就是之后的成龙,也正是诸事不顺的时候。

那时他22岁,没有出道即巅峰,反而暗淡多年,甚至直接放弃了自己期待的演艺事业,转而成为澳洲一名与勺子铲子打交道的厨子。

世事就是这样巧妙。

这样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个人,命运竟然也让他们相遇了。

二人的相识说来也巧。

彼时罗维刚成立完公司,满心都期待着要来个开门红,而在罗维心里,重温昔日经典的《新精武门》便是让他大放异彩的最佳途径。

女主自然由苗可秀继续出演,但男主角却迟迟未定。陈自强心念一转,想起了澳洲餐厅那个渴望演戏的憨厚少年——元龙。

元龙得知陈自强要引荐自己给大导演罗维,喜出望外,立马丢下锅碗瓢盆飞回香港。见到他之后,上道的元龙直接跪下,认了罗维做义父。

昔年的元龙虽然稚嫩,但身手却也不差。罗维对这位年轻人满意极了,还给他起了一个艺名叫“成龙”。

李小龙曾经的辉煌,他要亲手夺过来,延续在这个少年身上。

既然要“成为第二个李小龙”,《新精武门》的男主角自然非成龙不可。

但此“龙”非彼“龙”,将一个分明鲜活的成龙套在李小龙的壳子里,不但无法重现故人的夺目,反而掩盖了成龙原本的光辉。

《新精武门》理所应当地走了下坡路。

电影自上映后便一路扑街,票房也只有惨淡的50万港元,别说赚钱了,就连演员的工资都不一定凑的齐。

但哪有第一次尝试就能成就辉煌呢?李小龙当年碰了多少壁才走到那一步?

所以,罗维并不灰心,他打算用另一种方式来打磨成龙。

他让成龙继续担任主演,又拍了《少林木人巷》。

但这部电影却成为成龙电影作品中谜一样的存在,堪称令人费解之首,因为身为主角的成龙竟然是个聋哑人。

武打戏本来台词就不太多,这个片子倒好,从头到尾就贯彻了一个原则——能动手就别吵吵,反正光是“打”,就对了!

结果,演员虽然打得精彩,但观众却骂声四起,使得这片结局比《新精武门》还要惨烈,不但票房只停在了47万元港元,口碑也极差。

而罗维此时也并不觉得自己哪里有问题,他将所有的失败都归责于“剧本烂”,并且深以为然。

他找到古龙,希望能在他那里买到优秀的武侠剧本,带成龙开启新的河山。

但古龙却觉得,身高170cm、小眼睛单眼皮、眉宇间只有英气没有一点剑气的成龙并不适合拍武侠片。

罗维向来自负,不愿听别人劝告,他一口气买下《风雨双流星》、《剑花烟雨江南》和《飞渡卷云山》三本小说的版权,放下其他闲事直接开拍起来。

但这三部电影却每部都是惨到家。

《风雨双流星》里,成龙被塑造成了反派,由王羽担任主演,片子出来后,连在香港上映的机会都没有。

《剑花烟雨江南》倒是上映了,但票房仅29万,成本费都没能赚回来;

而罗维付出心血最多,斥巨资打造的3D武侠巨制《飞渡卷云山》,也只是77万港元的惨淡收场。

不过,此时成龙却也没将自己困死在罗维的迷魂阵里。同期拍摄的《蛇鹤八步》和《一招半式闯江湖》里,他的表现都很出色。

而且,没了罗维的刻意敲打,成龙也在尝试做自己。

他在电影的某些动作中加入了一些自己喜欢的杂耍元素,还尝试融入身边的道具,细察起来,倒有些像如今的风格。显得他调皮帅气,又风姿卓绝。

可《蛇鹤八步》的故事太俗,哪怕成龙表现的很好,也还是难免被罗维嘲笑。《一招半式闯江湖》更是入不了罗维的眼,直接勒令他收起来,对成龙造成了很大的打击。

在大制作小收获的《飞渡卷云山》之后,罗维已经穷得叮当响,手下的人自然也没有什么资源。

此时的成龙,终于迎来了自己真正的伯乐。

吴思远和袁和平偶然看过成龙拍的影片,意外地很赏识他。刚好罗维发不出工资,便5万块将成龙借了出去,顺水推舟地让他去帮吴思远拍《蛇形刁手》。

没想到,电影一上映就火爆异常,票房直达271万。

这也证明,成龙确非顽石,只可惜明珠暗投。

吴思远也意识到这一点,他有心提拔,想向罗维再借一次,带成龙去拍《醉拳》。

罗维哪里舍得放手。

吴思远不肯放弃,便想了个办法,找来台湾的片商林荣丰一起去与找罗维谈借人的事。

他们许诺了罗维很多好处,还答应他,只要罗维肯放人,罗维影业后续的几部电影在台湾的发行权他都会一一买下。

金钱的力量是伟大的,尤其对于当时的罗维来说。

所以,成龙最终还是参演了电影《醉拳》,并且一鸣惊人,迅速在电影圈打响了名气。

《醉拳》也以676万港币的票房拿下1978年年度票房第二名,将口碑影片《蛇形刁手》都甩到了身后。

罗维终于慌了,他明白,功成名就后的成龙不可能再继续委身这方小天地。

面对香港各家电影公司对成龙的渴求,原本可以好好守着这块璞玉的罗维却做出了极其可笑的处理方式。

他将成龙推到媒体面前,一次次逼迫他向自己表忠诚,企图用这种方式将人圈住。

但私下里却仍然对成龙很拮据,拍的电影不管挣的是多是少,只给成龙几万块钱片酬,兼每月3000块钱底薪,真的是想只给牛吃草,还要挤出奶来。

以至于成龙跟着罗维拍《拳精》和《龙拳》之后,尽管电影口碑收获都很不错,但成龙却并没拿到多少钱。

此时的成龙还感念着他的知遇之恩,即便受到亏待,也仍然唯罗维之命是从。

就连何冠昌拿100万来挖人的时候,成龙都要耿直地拖着钱去问过罗维。他不允许,就把钱悉数退了回去,丝免费高清影院毫不曾眷恋。

但当成龙终于拿到自己心心念念的编剧和执导电影的权力时,意气风发的少年迅速动身,跑去台湾拍摄电影《笑拳怪招》。

电影一经上映,迅速席卷整个香港,票房直达545万,是当年本土票房最高的电影。

这一次,成龙终于意识到自己是颗明珠的事实,而这次的成功,也为他的单飞埋下引子。

罗维不会意识不到这一点,但成龙是他亲手培植的摇钱树,他绝不会允许他轻易离开。

罗维想了个损招,以恩人的身份要求成龙跟他签一份长约。

那时引荐成龙的陈自强已是成龙的经纪人,他察觉这事险恶,便据理力争,使得双方只签了一张空白日期的合同。

罗维此时急昏了头,彻底破罐破摔,在合同上成龙“必须为公司盈利超过10万港元方可解约”的条款上直接加了两个零。

这种自杀式的行为把陈自强逗笑了,他刚好利用这一点,让罗维苦心孤诣造出的合同作了废。

但双方终究没有闹上法庭,即便罗维必输。

成龙并不想将他送上绝路,只是彻底寒了心,和陈自强一起投身嘉禾。

但罗维却并不甘心,他甚至找来黑恶势力,想给成龙一些教训,手段之阴损令人咂舌。

好在有王羽斡旋,才没有闹出什么大的是非。但昔日纯澈的少年郎看清了义父的真面目,两人恩断义绝,再不复当年情真。

时至今日,成龙也几乎不怎么谈起当年那个义父。

娱乐圈的恩义,终究会因为利益,泯灭在时间的长河里。

不管是再造之恩,还是扶携之情,都在现实的残酷面前,彻底粉碎。

空留一纸唏嘘。

三、罗维人生的落幕

后来的时光里,成龙这颗真正的金子一点点洗去尘灰,终于成为演艺圈最夺目的“大哥”,经典作品加特殊风格让他的元老身份坚不可摧,直至今日都屹立不倒。

罗维就凄凉多了。

家人七零八落,事业也像一朵开败的花,仅靠着过去的浅影做做成功的梦,最终却变成了真正的海市蜃楼,家底都赔了个干净。

当然,他的凋落也不只因自己时运不济,细究起来,下面这两个原因,才是他走向衰败的根本。

一、性格上过分自信乃至自大

昔日繁盛,他却不懂吸取别人的优点,哪怕李小龙既聪明又有能力,他也仍自大地坚持自己,不愿站在别人的立场思考问题。

走下坡路的时候,他更是不知看清别人的夺目之处,反而站在过去的功劳簿上,企图将义子堆砌成曾经那个人辉煌的影子。

二、在事业上,没有创新意识

罗维花了一生的时间,都是在进行几乎盲目的追逐。

他执导的电影岂止几十部,却都像他企图将成龙复制成新的李小龙那样,全都是别人成功作品的可笑复刻版。

《千刀万里追》大火,他就照着操刀,来了一出崭新的《飞渡卷云山》;

《倩女幽魂》让王祖贤红透半边天,他就直接找来王祖贤,借她的名气将《追日》送到观众眼前;

《黄飞鸿》更火了,可他失了策,借不来原汁原味的李连杰。没关系,赵长军也不错,拍个相似的《一刀倾城》也没什么问题。

最让人接受的不了的,是这么一个赫赫有名的大导演,竟也像穷途末路的赌徒一般,将《星球大战》的主题曲也直接拿来用了,根本不顾及人家版权的问题。

那时候的罗维,用疯魔了形容也不为过。仿佛被刺激的狠了,便不在意跟不跟风,也不在意创作的“创”,只要能成功,哪怕是复制的也好。

只可惜,这种自我毁灭的方式害惨了手机电影网他。当年辉煌不在,就连仅剩的一点傍身钱都赔得干干净净。

1996年,罗维导演的人生终于落下帷幕,死因是心脏衰竭。

也不知,老人在心跳停止的那一刻,有没有想起当年那个炙手可热的影坛大佬。

梦里那个尚存初心的罗维,是多么意气风发啊。

©原创丨文章著作权:皮皮电影(ppdianying)

未经授权请勿进行任何形式的转载

 分享

本文由网络整理 ©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
共  条评论

评论

  •  主题颜色

    • 橘色
    • 绿色
    • 蓝色
    • 粉色
    • 红色
    • 金色
  • 扫码用手机访问

本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,本站不存储、不制作任何视频,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

若本站收录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附说明联系邮箱,本站将第一时间处理。

© 2020 xihoney.com  E-Mail:  统计代码

观看记录